最新资讯 - sitemap
创业

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

叙诡笔记|古代女子们遇到坏人怎样自救脱险?

发表时间:2018-05-20 15:29:18  来源:  作者:

 21岁的空姐深夜在郑州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后,舆论一片哗然,虽然凶手溺死河中让这一案件有了个暂时的“结果”,但关于年轻女性怎样才能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避免受到不法分子的侵害,依然是网上热议的话题。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王大伟教授几乎在每次弱势群体受到伤害的第一时间,都会撰写长文告诉大众应该怎样预防此类悲剧再一次发生。的确,就算治安再好的社会,也无法彻底根除犯罪,尤其是那些临时起意的突发性犯罪,所以在公安人员对违法犯罪行为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普通百姓确实应该学习一些自我防御的技巧,争取“以智免”,避免“硬碰硬”——在这方面,古代笔记中颇有一些可以借鉴的案例。
 
一、智:装鬼吓跑恶少年
 
在遇到犯罪分子时,体力不占优势的女孩子,最有力的“武器”还要说是智慧。 
 
清代东轩主人所著的《述异记》中写了发生在康熙年间的一个案子。
 
《述异记》
 
北京有夫妇俩,携一幼女到安徽亳州做卖豆腐的生意,“积十余年,蓄资二百金”。女儿渐渐地长大,转眼已经十五岁了,“姿色韶艾”,邻里乡亲的很多来上门提亲的。夫妇俩商量:我们的家在北京,“亲戚、坟墓在焉,今嫁女于亳,异时往来迢远,不如挈之还北,择亲旧字之”。于是他们雇了两头驴,老伴和女儿一人骑着一头,老头儿步行跟在后面,把全部财产都带上,匆匆踏上了北上归京之路。
 
才走了不到二十里,只见两个挟弓带刀的骑客匆匆而过,他们“睹女貌美”,不由分说,强抱上马,疾驰不顾。老两口这才知道遇到强盗了,赶着驴狂奔数里地,总算追上了那两个在路边歇脚的强盗。老两口哀号乞女,强盗狞笑着理也不理。老两口拿出五十金,希望把女儿赎回,强盗依然狞笑摇头。老头子狠了狠心,把二百金全部拿出赎人,强盗“取其金,仍挟女去”。老头儿骑驴猛追,被强盗一刀杀死,老太太“见夫死,亦奔及号呼,骑并杀之”。
 
可怜老两口就这么双双横尸路边。两个强盗带着女孩走了数十里,天色将晚,女孩见路边有一口水井,佯装口渴讨水喝,强盗认为她不过是个死了爹妈的弱女子,没什么翻盘的可能,也就掉以轻心,下马给她到井边打水,却找不到盛水的容器。女孩指着远处说:“看那边像是有村落的样子,你们去看看有没有水碗什么的。”两个强盗,一人去村落寻找汲器,一人留下看着女孩。
 
女孩趁着看守她的强盗没注意,一下子跳进了井里,井中的水并不算深。这时那个寻找水碗的强盗回来了,用绳子绑在另一个强盗的腰上,缒他入井。入井的强盗打了女孩几下,把腰上的绳子解下,绑在了她的身上,“以绳缚女引之出”。等女孩出来了,井上的强盗“复垂绳引救女之贼”。
 
就在这时,一件令人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井上强盗把绳子扔给井中强盗之后,井中强盗把绳索重新绑在腰上,让井上强盗用力往外拉,就在这一瞬间,女孩突然冲过来猛撞井上强盗,井上强盗正低头弯腰准备用力,被这么一撞,惨叫一声跌入井中。女孩跨上强盗的马,冲进村落呼救。“村人齐赴视井,果有二贼”,被撞进去的那个,因为是大头朝下坠落的,已经“折颈死矣”,而另外一个强盗刚刚被拉上来,女孩“拔贼刀断其首”,为父母报了仇。
 
《阅微草堂笔记》
 
同样以智脱险的,还有《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的荔姐。荔姐的妈妈曾经做过纪晓岚弟弟的乳娘,所以两家保持着一定的联系。荔姐嫁给邻近村民为妻,有一天她听说母亲生病了,来不及带丈夫一起,就匆匆赶夜路探母。“时已入夜,缺月微明”,荔姐突然发现一个人在后面紧紧追赶,猜是要强暴自己,而身处旷野,呼救无用。荔姐急中生智,藏在一个古墓旁边的白杨树下,把簪子、耳环等首饰都统统摘下,藏在怀里,然后解开丝带,在树枝上打了个结,把脖子伸进里面,“披发吐舌,瞪目直视”,等到追她的人走近了一看,以为是碰到缢鬼了,而荔姐更慢慢地伸出手来,招他往身前来,吓得那人狂叫着撒腿狂奔,转眼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不久后,“喧传某家少年遇鬼中恶,其鬼今尚随之,已发狂谵语”。
 
二、勇:认个水匪当义父
 
不过要说起真正的大智大勇,还要算清代学者宋永岳在《亦复如是》中写的一个嫁到广东番禺县的妇人。
 
《亦复如是》
 
这妇人年约三十多岁,有一个儿子五岁了。有一天,她的娘家办喜事,这妇人“备酒一樽,烧鹅一只及鸡鸭果饼之类”,带着自己的儿子,雇了一条小船,跨海去位于虎门的娘家。
 
“是日舟渡狮子洋”,一条驶得飞快的小船突然袭来,上面坐着十几个人,一个个长得凶神恶煞,搭箭弯刀的,一看就是水匪,大喊着让他们停船。船家吓得浑身发抖,那妇人却非常冷静,“知其意在掳人勒赎也”,让船家不要惊惶,迅速停船。
 
等水匪近了,妇人站起身来,不慌不忙地说:“莫非是大王差你们来的吗?”水匪们一听一头雾水,妇人微笑着说:“今天真是好运气,终于遇到了你们!”水匪更是发懵,妇人说:“因为想见大王一面,所以不避险阻,雇了这条小船,略备薄礼沿海寻访,希望你们马上带我去见大王。”水匪们觉得这妇人来历不凡,小心翼翼地说:“你要见我家大王有什么事,难道跟他是远房亲戚?”妇人昂首道:“这个你们就不用管了,见了大王自然会知道。”水匪们越发觉得其中必有玄机,恭恭敬敬地带着妇人一行前往海盗的大船上。
 
匪首听说此事,也很惊诧,命令把妇人带来。妇人携子拜见他说:“我丈夫死得早,只有这个儿子,体弱多病,唯恐夭折,多方求神明、问卜、看相算命,都说要找一位当世的英雄,认下一门干亲,才能保全。我一向听说大王您轻财重义、锄强扶弱,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所以特备薄礼,选吉日,雇小船,带着这孩子沿海寻访,正担心大海茫茫,无缘得见,谁知天从人愿,见到大王,希望您满足我的心愿!”
 
“言毕,一手携子,叩首不住。”
 
那匪首检查妇人所带之物,确实是礼物,再一查,今天果然是个吉日,便信了妇人的话,立刻庄重了服装和神色道:“我从来不收人做义子,今天见你心诚,而且这孩子相貌端正,今后就拜在我名下为儿吧!”说完收下礼物,又拿出两匹上好的绸缎和四十两纹银,让海盗们把母子俩送回家。
 
一起被劫掠的危险,就这样被妇人化险为夷了。
 
三、狠:一剪子剪断“命根儿”
 
面对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女性可以示弱来迷惑对手,但只要抓住机会,就要“当断则断”,下得去狠手,让自己逃脱危险。
 
清代学者长白浩歌子在笔记小说《萤窗异草》中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清代有一种“缝裳之业”,顾名思义,就是给人缝补旧衣服的工作,从业者多为女性,她们大多住在城郊,因为需要缝补旧衣服的也大多是穷苦人家,所以这行专有一个名字叫做“缝穷”。
 
《萤窗异草》
 
“东直门外有母女,亦业此。”女儿只有十六七岁,虽然家中贫穷,她往日里别说戴一件首饰了,连一身像样的衣服都穿不起,只能蓬鬓布衣行走于街市。尽管如此,由于她非常美貌,所以依然引人注意,有时她去别人的家中工作时,便有那些不规不矩的小子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撩拨她,“女性贞静,惟低鬟佣作,不轻交一言”。渐渐地,附近的人家都知道她秉性正派,也就不再招惹她了。 
 
这一天,她的母亲生病了,下不了床,没有时间外出挣钱不说,医药费就把辛辛苦苦攒下的储蓄花了个精光,没过几天,家中也到了仓中无柴、缸中无米,连吃饭都成了难题的地步。没办法,女儿只好自己进城去工作,“踽踽独行,缝纫终日”,直到薄暮时分才出了东直门往家走,“携一小竹筥(竹筐),内贮剪刀棉线,无他物器也”。
 
那时的东直门可不比现在这样繁华热闹,出城就是旷野,“冢树丛杂,人迹杳然”。天色越来越黑,女孩的心也越来越紧张,正仓皇急步间,突然听见旁边的树林里有人喊道:“我这儿还有几件脏衣服,你能帮我洗一下吗?”女孩一时有些惊愕,但很快又觉得没什么,因为她们母女除了“缝穷”之外,还兼做洗衣妇,这一带很多人都认识她们,“遂疑为市井熟识,趋就之”。
 
刚一走进树林,女孩就吓呆了,“一恶少年箕踞茂树下,袒裼露臂,形甚凶暴”!女孩拔腿就跑,那恶少“突起直前,提其领如捉鸡雏”。女孩毕竟是经常在外做工的人,见过世面,不哭不闹不叫喊,平静地说:“你要洗的脏衣服呢?现在就给我吧,我带回家去洗,明天再给你带回来。”那恶少笑嘻嘻地说:“我要洗的就是身上穿的这件,你给我脱下来吧!”女孩道:“如果你没有衣服要洗,就请放我回家,太阳都已经落山了。”恶少奸笑道:“你长得这么漂亮,自己琢磨我能轻易放了你不?这样吧,如果你愿意陪我一晚,我就放了你,你看怎么样?”女孩听了这话,知道今天势必难以逃脱了,便慢慢地说:“我从来没跟男子独处过,今天你这么说,让我很是害羞。”说着便做出一副羞答答的姿态,恶少一看有戏,连哄带抱的将女孩带到树林深处,刚刚把自己的裤子脱下,女孩从小竹筐里一把拿出剪刀,“如断帛布,齐其阴而剪之,愤激而力猛,血直溢”!恶少惨叫着倒在地上,女孩则成功地逃出了树林。
 
与此类似的还有和邦额在《夜谭随录》中记载的“护军女”的故事。有个十九岁的女孩,明眸善睐,貌美非常,隔壁一个二十多岁的恶少在墙板上“以刀挖板一孔如钱大”,偷窥不说,居然还“解裩出势纳入孔中”。女孩也不客气,拔下头上的簪子“横贯之”,那恶少“僵立、痛甚,号叫声嘶,昏绝仆地”,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这一招儿倘若在地铁上,用于对付那些以性骚扰为乐的死变态,倒也相宜。
 
从上述故事可以看出,女性在受到坏人胁迫时,并不是无所作为,只能坐以待毙的,只要有勇有谋并在关键时刻抓住机会,依然有逃出生天,反败为胜的可能的,毕竟一般来说,那些以凌辱妇女为能事的人渣大多都是些兽性超过人性、脑汁不足二两的蠢货,干出的是不齿于人类的事儿,活出的也就是个牙垢的水平……面对他们的侵害,忍气吞声则不必,同归于尽则不值,最好的办法是找到牙签、找准位置、找对力度,一举剔而除之!
 
本文发表于《北京晚报》,澎湃新闻经作者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顾明
标签:
条留言  
给我留言